PASPALEY’S COVID-19 UPDATE | FIND OUT MORE

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

创始人Nicholas Paspaley Snr到达澳大利亚已有100年了。 他从希腊的卡斯特罗里佐岛(Kastellorizo)出发,穿越世界海洋,抵达金伯利(Kimberley),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珍珠的故乡

Our Story One World to Another
Play Our Story Kastellorizo Video

Paspaley珍珠,时间的光芒

在Paspaley的故事中,时间是最重要的叙述者。
时间孕育着珍珠与传奇,也打磨着匠心与技艺。

在澳大利亚西北部的绵延海岸和优良港湾之间,
百年很短,时间仿佛在此静止,
不曾被污染的天然纯净产区,与悉心呵护的良性经营,
一如既往地孕育着世界上品质最佳的珍珠。

而在宏大家族叙事和波澜壮阔的时代背景之下,
百年时间被拉长,
将Paspaley家族不同成员的人生旅程融合为一段关于寻找美丽的传奇,
讲述着开拓与坚守以及传承与创新的品牌故事。

在时间长短的相对论面前,
Paspaley珍珠,是一种守恒的美,
在澳大利亚海的蔚蓝海水中,闪耀着时间的光芒。

尼古拉斯·帕斯帕利·斯尼(Nicholas Paspaley Snr),与姐姐玛丽(Mary)一起,约于1937年

Paspaley行李箱,The Pam

安全帽潜水员,约1940年

时间与家族传承(品牌故事)

百年时光,
既是品牌传奇的缔造历程,也是Paspaley家族代代相传的人生接力。
时间承载了时代波澜和人生故事的起承转合,
历经过萌芽与繁荣,也见证了停滞与衰退,
技术进步为珍珠养殖产业注入了新的活力。
焕发新生的Paspaley,
对珍珠之美的追寻一如既往,从未改变。

作为一名避难者,Nicholas Paspaley Snr先生为了实现他的理想,从希腊的一个小岛跨越大洋,来到遥远的澳大利亚北部海岸,在那里有着丰富的珍珠河床,里面蕴藏着丰富的生命和宝藏。

在20世纪30年代,作为一名年轻企业家和有着宏伟的愿景,19岁的Nicholas购买了他的第一艘采珠船。在那个时候,Broome、Cossack和Darwin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采珠业港口。在鼎盛时期,80英里海滩和Broome地区占世界珍珠母生产量的75%,每年有400多艘船只前来收集多达2000公吨珍珠。

20世纪50年代,珍珠母贝的需求量急剧下降,珍珠母贝行业一蹶不振。冒着需要安全帽潜水、频繁的旋风和其他逆境的风险,Paspaley开始了一段将彻底改变采珠业的旅程。

澳大利亚西北部水上的Paspaley舰队

Nicholas Paspaley AC,对年度珍珠收成进行分类和分级

Nicholas Paspaley AC和Paspaley Pearl,约2003年

80多年来,我们的潜水员已经搜索了澳大利亚西北部的海底河床,只为搜寻稀有的最大的珍珠母贝的品种。

我们的主席,Nick Paspaley AC,对童年时代熟悉的场景有着美好的回忆。回想那些从海上漂流到举世闻名的达尔文珍珠港的那些时光,那时他的父亲(Nicholas Paspaley, MBE)和他的伙伴们会花很多个晚上来品鉴他们最新冒险里找到的有价值的宝物。当他们被一颗天然珍珠的美丽迷住了的时候,他们会热切的讨论它的美丽、光泽和它的一切优点。

在20世纪50年代,Nick看着他父亲的天然珍珠领地被人类对宝藏的热爱和索求所摧残。过度捕捞和塑料纽扣的发明最终破坏了天然珍珠行业的生存环境,将世界上的天然珍珠河床推向了近乎灭绝的境地。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中,创新和巨大的变化出现了——受到日本珍珠养殖业成功的启发,养殖珍珠成为了澳大利亚新兴珍珠产业的主要焦点。

这种人与自然之间伙伴关系的探索充满了挑战。在大自然母亲最偏远和最具自然挑战性的环境之一的Kimberley,终于发现与世隔绝的的大珠母贝,这次发现用尽了我们多年的奉献,耐心和寻找。

20世纪50年代,通过与日本专家的合作,在注重品质的基础上,我们继续开发独特的珍珠养殖技术。

如今,Paspaley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工养殖珍珠生产商。尽管这些宝石属于南海珍珠类,但由于其卓越和广泛认可的品质,Paspaley珍珠已自成一派而这些宝石通常被直接认为是Paspaley珍珠.

Our Story Pearl Bottom